一分快三计划


确保市民用药安全,大同市食药监局部署中药质量管理专项整治行动

想健身先学会正确,健身初学者要学会吃

康美药商亳州市政府门前齐抗议,康美药业2012年净利增逾四成

图片 1

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本是康美药业平衡其产业链上下游潜在风险的重要筹码,却不幸成为其在民间口碑下降的最大源头,以至于其在其他同类收购案上也并不得意。

中药饮片业龙头康美药业昨日披露的2012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11.6亿元,同比增长83.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41亿元,同比增长43.4%;基本每股收益0.655元;拟每10股派发现金2元。

毫州药商在市政府门前抗议图片 2

收租风波

该公司表示,在新的一年,坚定不移走中药产业化之路,全面巩固完善中药全产业链战略模式,快速推进中药全产业链各个关键环节的建设。

亳州药商反对康美药业摊位号高收费

一场收租风波,暴露了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中药材交易市场管理上的弊病。

事实上,中药全产业链的构思已经在落地,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便是康美药业平衡其产业链上下游潜在风险的重要举措,目前这个项目的一期工程正在稳步推进。

中国经济网4月18日讯(“民生说道”记者臧允浩)
4月11日至4月13日,安徽省毫州市药商聚集在市政府门前,抗议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毫州开发的“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抬高摊位号收费问题。

4月11日,安徽亳州,一场由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诸多药商自发组织的“坚决反对抬高收费现象”的抗议正在上演。彼时正值新金融记者在亳州调查采访板蓝根期间,恰巧目睹了该事件的部分过程。

对于康美药业打造中药全产业链服务提供商一事,申银万国医药生物行业首席分析师罗鶄亦表示,中药产业的核心竞争趋势是优质中药材资源,康美药业中药业务发展的第一个十年是布局资源,第二个十年则是掌控资源,核心盈利模式是以“优质原料”打造“康美”品牌。

中国经济网记者分别致电康美药业和毫州市政府询问此事,康美药业回复记者“请耐心等”,亳州市政府人士称“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抗议矛头直指康美药业,其全资子公司康美亳州中药城商业有限公司堪称事件的直接诱发者。

■新快报记者 庞倩影

毫州市政府门前药商抗议

2010年3月,康美药业公告显示,将投资1.68亿元收购亳州世纪国药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已与其股东亳州市中药材交易中心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订立《合作框架协议》。4月,康美药业再次公告,称各方已签署具体的收购合同——这表明,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已变为康美药业的囊中之物。

前十年布局资源

4月11日,在华佗的故里、中药材之乡安徽毫州,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

如今,“康美世纪国药”八个大字仍醒目地分布于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各个位置,但再过不久,这些大字将被更换。

后十年掌握资源,建亳州中药城

这一天,天气晴朗,微风习习。药材商人李先生同几个药商朋友结伴来到毫州市政府门前,与李先生一样,很多人陆陆续续的朝市政府走来,很快,人群越聚越多,市政府门前原本宽敞的广场也显得局促起来。李先生用目光扫过人群,频频向人群中的“熟人”点头、挥手打招呼,还有一些人很脸熟,“都是做药材这行的人,大概有二三百人”,李先生事后回忆。

按照康美药业的计划,其拟投资15亿元在亳州市南部新区建设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下称康美亳州中药城)项目。该项目将建设成面向世界的中药行业贸易中心及医药物流中心,继而取代现有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计划用地总面积约为1500亩,资金来源由企业自筹。

据罗鶄介绍,康美药业第一个十年主要在布局资源,成长为行业“领跑者”。2002年康美药业以中药饮片为起点,以资本市场为依托,向产业上游和中游强势扩张,历经十年形成了中国东北、西北、西南贵细和道地药材产地资源,中国中部大宗药材优质产地资源以及南部贵细药材交易资源的全方位布局;销售领域则辐射中国南部、东部、北部、西部和中部,从广东区域市场扩张至泛区域,在多个领域打造“第一”或“唯一”,成长为行业“领跑者”。

有人不知从哪里拉出一条红底白字的横幅来,上面写着“坚决抗议到底”,接着,横幅不远处又拉出一条横幅,李先生看到上面写得是:“坚决反对抬高收费现象”。有人拿着DV在录像,还不时对着人群说:“将你们的心声说出来!”。有人在大声打电话,好像是在招呼更多的人过来:“我在市政府,这里人山人海的”。市政府们前有一条马路,不时有过路人驻足观看,有骑电动车的市民干脆把车子停在路边,过路的汽车也放慢速度,缓缓驶过。

据了解,康美亳州中药城一期项目现已基本完工。康美亳州公司某工作人员于4月19日表示,交易市场将于6月底搬迁,现在正在装修。

“这期间公司业务实现高速增长,预计2001年至2012年销售收入复合年均增长率34%,净利润复合年均增长率43%,上市至今股价上涨近9倍,市值从医药板块第44位跃居第4位。”罗鶄预期,下一个十年,康美药业将掌控资源,成长为产业领袖。

刚开始,李先生一行人还满怀期待的望着市政府大门,可是,并没有人从里面出来,只有警察站在市政府门前,严阵以待。

新金融记者于4月11日在康美亳州中药城看到的情景是,外部建设已基本完成,内部装修还未见明显效果。

而为了掌控资源,打造中药全产业链,康美药业做了不少布局,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打造康美亳州中药城。

康美药业高收费引不满

但无论如何,搬迁已是既定事实。而引起药商共愤的,也正与此有关。

继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后,2010年3月,康美药业公告显示,将投资1.68亿元收购亳州世纪国药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已与其股东亳州市中药材交易中心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订立《合作框架协议》。

这样的抗议活动从4月11日一直持续到13日,李先生告诉记者,这次抗议的渊源应该追溯到2010年后康美药业在毫州的“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开发项目。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康美药业斥巨资推出新项目,将在安徽毫州建设中药材集散中心,银行、餐馆、五星级酒店、展览中心囊括在其中”,该中药材集散中心也就是所谓的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有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的话分析称,康美药业此举实际是“商业地产的一种‘擦边球’形式,在单纯住宅房地产遭到打压后,更多企业开始转型做商业地产,一是容易得到当地政府支持,二是可获得更多现金流,康美中药城多是指望销售商铺获得利润”。

在康美亳州中药城的招商公告中,联营商铺的收费标准显示,一类商铺三个季度的租金为4560元、综合管理费3240元,此外还有保证金1000元,共计8800元。

按照康美药业的计划,其拟投资15亿元在亳州市南部新区建设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下称康美亳州中药城)项目。该项目将建设成面向世界的中药行业贸易中心及医药物流中心,继而取代现有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计划用地总面积约为1500亩,资金来源由企业自筹。

目前,位于亳州市芍花路的康美中药材交易中心,仍是毫州市最主要的中药材交易市场。该交易中心最早属于毫州世纪国药公司,2010年3月,康美药业与毫州世纪国药公司订立了《合作框架协议》,以1.68亿元收购毫州中药材交易市场的100%股权,因此现在这座交易中心实际属于康美药业所有。

由于招商公告中另有优惠政策表明,自2010年10月起,在康美世纪国药交易大厅(即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内经营至今,且自觉遵守公司各项管理制度,无违规经营行为的药商,可享受租金减免3个月的优惠。

据了解,康美亳州中药城一期项目现已基本完工。交易市场将于6月底搬迁,现在正在装修。

据毫州药商称,交易中心刚被收购,康美药业就要建新的交易中心,药商因此面临搬迁选择,而如今康美又向药商收取新交易中心的摊位费,价格远高于以往,蹊跷的是药商们尚未见到新的摊位号,“过去的摊位号费是每平米7000元可以租一年,按季度收费。如今则按年收费,乱七八糟的杂费加起来,一平米接近一万元”,该药商称。有药商甚至气愤的质问:“康美药业物业无理收取每个门面业主装修押金5000元,装修垃圾清理费每户2000多元,还要从每个装修工人身上收50元,这些都是合理合法的收费吗?”

这意味着在搬迁后的第一年,药商缴纳三个季度的费用即可顶替一年的。但同样也说明,在搬迁后的第二年,在没有此类优惠政策的情况下,扣除1000元保证金,在7800元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季度的费用,药商一年所缴纳的费用可达万元左右,并需一次性交付。

新市场租金问题引发老租客异议

康美与地方政府合伙搞地产赚钱?

“免一个季度,等下一年交的时候,那个季度不就算上了,交一整年的,一万多了吧,提的太多了!”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药商方蓝前不久刚交了这项费用,她指着交费的票据说,“我交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是三个季度的,我以为这是一年的。”

亳州食药监表示,老市场不得不改

持续三天的抗议活动,目前看来似乎效果甚微,李先生失望的告诉记者:“政府方面一直保持沉默,药商忙于生计不可能天天跑来抗议,这个事情可能会不了了之”。也有知情药商透露:“药商和康美正在协商新的对策,目前还没有结果。不过,康美可能会做小幅度的让步,但降低租金的可能却极小”。

“一个季度涨了近1000元,一年涨了3000多元,还一次交一年的。”另一位药商许林有些气愤地说,“号都没见着,里头啥设施都没有,就让先交一年的钱,不交钱就没你的号。”

但在亳州中药城搬迁的项目上,康美药业遭遇了不少老市场原有租户的异议,矛头直指租金抬高。

不过,更多的药商则认为这些都是康美药业的缓兵之计,因为“到今年6月份,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将投入使用,届时,原有的交易中心将会被替代。毫州市政府会强制药商从现在的中药材交易中心南迁到亳州市谯城区南部新区的康美华佗国际中药城”。“到时候,无论接受不接受,现实就是这样”,一位曾参与抗议活动的药商说。

如许林所言,在现有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上,保证金为600元,费用是按照季度来交,而一类商铺一个季度的费用是1735元,相当于一年不到7000元。

据了解,原来老市场的租金一直都按照2003年的标准,没有变化过,一类的1735元/季度,二类的1635元/季度。而新市场租铺则分为三类:一类租金为2600/季度,二类为2300元/季度,三类为1980元/季度,以上每年都按11个月收取。

记者就此事联系康美药业,求证相关细节,一位自称是康美药业客户代表的温先生在听明记者所问事情后表示,会将此事反应给公司领导。后来,记者又致电催促,对方表示,已将此事向上级反映,正在处理,请耐心等待。

此外还有一点令药商难以接受的是康美方面强硬的态度。

租金的调价激起来一些老租户的不满,这些药商甚至自发组织了“坚决反对抬高收费现象”的抗议行动,对此,亳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险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候表示,“亳州中药材市场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一方面中国中药材交易中心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专业市场,每天上市品种达2600余种,日上市量6000多吨,日客流量四五万人,中药行、栈、店、铺2000余家,中药材年成交额200多亿元人民币,市场从业药商达3万多人,其规模和影响均居全国之首。”

记者又致电安徽省毫州市政府,电话打到市政府值班办公室,一位不愿具名的男士称:“具体情形他不清楚,会为记者问下”。不久,记者又接到对方电话,对方称:“已为你询问过,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你可以联系药商们问问”。

不少药商抱怨称,按照康美药业的要求,4月11日是康美亳州中药城联营商铺交费的最后期限,逾期该摊位号将对外出售。

“但另一方面,亳州中药材市场也存在一些问题:基础设施陈旧,连厕所都没有,每天人流物流不分,造成市场内部外部堵塞,同时,原来的传统经营习惯也要改变,没有结合一些现代的交易手段,如电子商务平台和期货交易。”王险峰表示,但是改变初期必然会带来一些问题,基础设施建设好后会增加药商的部分费用,同时新市场商铺会重新抽签位置,这会破坏原有的一些格局,导致利益群体有意见,所以部分药商都上访好几次,目前我们政府这边正在考虑新的方面,进一步来协商药商与公司各方面的利益。

然而,据记者了解,此事仍然没有下文。李先生对亳州市政府与康美药业的说法并不认同,他说:“康美一开始就没打算发展亳州的中药,以建设华佗中药城为名,实为房地产开发,和政府合伙赚钱,亳州的中药市场迟早会被搞垮。”

就在4月10日,康美亳州公司的工作人员还不时地通过交易大厅的广播督促药商尽快交费,还有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穿梭在交易大厅,提醒——请药商于4月10日、11日办理相关手续,逾期不予补办……$pager$

改革老市场传统落后经营模式

“控诉”不断

做大亳州中药材市场蛋糕

保证金由600元提高到1000元,摊位费用由7000元上涨至10000元,并由季度交改为年度交,逾期不交费便不再保留摊位号……诸如此类的强制性要求也使药商的“控诉”不断。

面对租客们的异议,康美世纪国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市场搬迁肯定会带来某些问题,因为会涉及到某些药商的利益调整,亳州中药城目前已经搬迁过三次,每次都会出现一些药商闹事,因为有些药商以前在市场的优势位置,如要道、人流量多的地方,新市场由于规划变化,位置不可能完全仿造老市场,所以我们采取统一抽签的方式来安排药商租铺的位置。”

自4月10日起,药商便自发组织到市政府门前表达不满。或许是初见成效,亦或许是截止日期前交费的药商比预期要少,11日上午临近下行前,康美亳州公司突然将交费期限延长至月底。

李东还表示,新市场摊位出租刚推出,非常受药商欢迎,受老市场众多药商青睐的448套单元式物流商铺已经销售一空,目前业主已经开始进场装修,交易大厅的摊位出租率也达70%左右,预约登记的人数非常多,摊位供不应求。

“昨天去市政府了,今天还去。”许林指着拿着大喇叭来回吆喝的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说。

据李东介绍,老市场目前存在许多问题,如公司盈利模式单一,仅收取摊位租金;药商经营理念比较传统,譬如:以前市场交易都是在早上7时-9时,市场交易持续时间短;而且,原交易中心所在区片,设施陈旧,交通拥堵,人流车流混杂,经营业态单一,商业有待升级。此外,原交易中心内部通道狭窄,药材堆货形式杂乱无序,且经营种类无明确的导示分区,入口无导购区和平面分布图,加大了采购者的交通压力。

当天,待许林到达目的地时,亳州市政府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药商,代步工具电动三轮车摆满了道路两旁,似乎前来反映问题的药商比前一日又多了些。

“这些都与亳州这一中国药都的形象还有差距。”李东表示,康美药业将通过建设华佗中药城这一新市场,将盈利模式拓展为:一是收取摊位租金,获得稳定现金流;二是中药材交易环节收取佣金;三是做市商赚取差价;四是提供仓单质押融资、电子平台交易、经纪人制度、标准化药材期货等增值服务。

亳州中药材交易中心有上下两层,共有药商一万多人,来此表达不满的多是面向医院、药房等散户的小货经营者,有药商粗略统计称楼下交费的有三分之一,而楼上走大货,多是样品号,摊位较小,费用也相对少些,大多已交付。

“新市场对药商的有益之处,就在于提供良好的经营环境,有车库、货梯、中央空调等,可实现人流物流的分开,同时,康美中药城作为亳州市重点扶持项目,不仅有着土地、政策优惠、品牌影响力、物流运输以及相关质检、税费减免优惠的保障,更能直面内地、港、台以及日、韩等世界各地每年数百万客流量,享受入驻的各大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电子商务培训和贸易信息咨询、药物仓储运输等一条龙服务;此外,康美中药城还将建设面向世界宣传平台,为入驻商户提供全球推广宣传服务。”李东如是称。

即便是不满者只有楼下三分之二的药商,那也有小几千人,门前已是水泄不通。

未参与的、已经交费的药商,事实上也在等待好的消息——“等着退钱”。

在4月11日第二次“闹”市政府后,转天12日,“一上午没有营业,楼下、楼上全部都罢市。”许林在事后向新金融记者回忆。

正常的情况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每天上午7点半开市,楼上营业至上午9点,楼下稍晚些,营业至上午11点。

由于开市时间较早,这些从事中药饮片生意的药商们不得不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起床,“起来打药材、切药材,切成片子,然后晾晒,晾晒好再来上行。”方蓝伸出她的双手给新金融记者看,手心和手背已经因常年切药材而布满厚重的老茧,“干片子的都是这么干,这蹲行的都是卖片子的,都自己出片子,这是最不容易的,咱又没有地啥的,不弄点这个,吃啥呢。”

在药材行情比较稳定的时候,楼下药商一年的净收入大概在2-3万元。“一年最多有个两三万,再好一点5万,有的都剩不下钱,就是够吃。”想到此,方蓝忍不住感慨,“它就不知道这个挣钱难。”

楼上一位药商赵木则表示,“药材赚钱没办法估量,药材不涨价的时候,赚个差价,几毛钱,卖的多赚得多,还不如打工呢;一旦药材涨价,涨了十几块,那就不一样了。”

按照目前楼下药商年平均2-3万元的收入计算,年度费用上涨3000元已是一份不小的压力。

其实,在康美药业接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后,虽未立即提租,也增加了些许费用。

“当时没提价,只不过是叫交押金,交这交那,收点打扫卫生的费,这费那费。”与方蓝一同的药商说。

在赵木的记忆中,康美药业接手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之前,“没有这种抱怨”,但他明显感觉到,“康美来了以后,生意的确是难做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扩大了市场,药商更多了,竞争更大了,本来10个人做生意,现在100个人,不好做了。”

与此相对应的是,据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康美药业收购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后,“比以前更规范了,原来是脏乱差”,而当时许多留下来的员工“工资标准比原来高了很多,普通员工原先是一个月几百元,现在一个月2000多,有五险一金。”$pager$

质疑仍存

4月14日——在药商连续3天表达不满之后,事件发生转折性变化——一封落款为“亳州市中药材大市场搬迁工作领导小组”的《答复》出现在药商面前。

针对药商此前反映的问题,《答复》一一解答,包括交费方式变回按季度收取,保证金降为原来的600元等,对于搬迁后的摊位费用,《答复》也明确表示,将考虑各方利益,制定新摊位租赁方案,已交过钱的商户,在新方案出台后,多退少补,要求退钱的,也可到康美办理退款手续。

“药商反映的问题,当地政府很重视,我们康美也很重视,现正在研究到底这个价格怎么定,另外物价局也参与了,正在核算我们的运营成本,核算以后,最后再定价。”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最终结果将在大约10天后公布。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协商的意见结果也要向总部汇报。

4月19日上午,新金融记者致电康美药业证券事务代表温少生,温表示他正在开会,下午3点后联系。但等到下午3点后,新金融记者两次拨打温少生手机,均被其挂断,发短信问其相关问题,也未回复。同时段的办公电话也未能接通。

对于康美方面提出的可退款的说法,许林于4月16日告知新金融记者,楼下已交付的基本上都办理了退款,“咱都是做小生意的,肯定不愿意拿钱往别处使。”

之所以说“不愿意拿钱往别处使”,是许林们潜意识里认为,康美药业提前收租的行为不合理。

不止一位药商向新金融记者表示,他们刚交付了今年第二季度的费用,“三个月还没过完,又让交一年的,不是大忽悠嘛,等于提前收几千万……得有上亿。”不少药商在私下议论时,将康美药业的这种行为称为非法集资。

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表示,预收租金并不构成非法集资。非法集资有两个特点,一是,向不确定的主体进行集资,二是,以返还高回报为诱饵,这两个特点均不同于预收租金。

实际上,在药商收到《答复》后,市场已恢复往常,形势也得到暂时缓和。遗憾的是,《答复》或并非出自康美亳州公司之手。

落款处的“亳州市中药材大市场搬迁工作领导小组”是当地市委市政府所成立。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也在不经意间透露,“这个问题出现了,政府拿出意见,我们康美就参考一下。”

此前便有媒体报道,“疑康美药业与政府合伙搞地产”、“康美药业亳州项目被指以中药城为名倒腾地产”等。

“以盖新大行为主,其实是开发亳州地产,亳州人都知道。”赵木的话似乎表明上述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康美亳州中药城招商办工作人员表示,该项目总建筑面积约122万平方米,其中一期占40多万平方米,去年已经售卖完成,“最低四五千,最高一万多”,而“二期还没建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售卖。”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一期门面房均价为12800元/平方米,商铺均价7000元/平方米。而据多位药商介绍,该项目周边房价大概在4000-5000元/平方米。

但对于搞房地产开发这一说法,康美亳州公司另一工作人员则予以否认。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郭凡礼表示,借助于康美亳州中药域的区位优势,康美药业本质可能是想通过圈地搞房地产开发攫取利润,但是目前来看由于欠缺房地产开发的经验并没有达到预期,反倒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

据了解,在康美药业有意另辟土地新建中药城,政府向该地块百姓征收土地时,就已有怨言流出。

“种药材还有种粮食的,3万多一亩,一买就买断,谁愿意卖呢,农民够吃的,不愿意失去土地。”许林感到无奈。

康美药业在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上的不顺或间接影响到其在全国范围收购中药材交易市场的进度。

经上述康美亳州公司工作人员确认,康美药业目前收购的中药材交易中心仅有亳州和普宁。其在2010年便公告表示有意收购安国中药材交易市场的举措至今并未见下文。

对于这项搁浅的收购,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目前还没有听说。”至于原因,不太清楚。(新金融观察报
记者陈一昀 ) 相关文章 康美药商亳州市政府门前齐抗议 反对高收费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